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> 莱阳新闻网
走近“梨乡文化名家”夏龙河

2018-05-15 12:02:34

来源:  



(水母·莱阳新闻网5月15日讯)(记者王歆璐)

古语云,“五十而知天命”。五十岁之前,全力以赴希望有所成就,而五十岁之后,虽然仍是“发愤忘食”、“乐以忘忧”,但对个人荣辱已经淡然。

出生于1968年的夏龙河,今年正好五十岁。三十年的笔耕不辍,二十载的商海沉浮,再到如今的平淡从容,他用自己的态度为这句古语写下注脚。

异想天开的村里娃

夏龙河出生在团旺镇李家白庙村。

当村里同龄的孩子都在下河摸鱼、上山打鸟的时候,夏龙河却找到了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。

夏龙河的爷爷在解放前读过私塾,家里的黑木箱子存放了很多书籍,那些泛黄的纸张、方正的铅字,对夏龙河有着莫大的吸引力,使他终日沉浸其中。

在文字的世界里,夏龙河最偏爱的是那一方武侠的天地。包括他后来创作的《成吉思汗密码》等作品,虽然严格来说并不是武侠小说,但却都有着武侠的影子。也是从那时候起,十几岁的夏龙河就开始动笔写自己的“江湖”。

17岁那年,夏龙河初中毕业,他不想上学了,想要埋头创作小说,成为一名作家。

大概每个作家都曾经有着同样的噩梦,那就是退稿。

对于刚刚踏上文学路的夏龙河来说,退稿是家常便饭。其中最难下咽的一顿,就是中篇小说《日劫》遭拒。

1991年,夏龙河创作完成了小说《日劫》,他想用自己的文字记录父辈们在战乱中的人生。通过一个朋友,这本小说转给了《钟山》文学杂志的编辑。《钟山》文学杂志是改革开放后创刊最早的几家大型文学刊物之一,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。如果被选用,就几乎的是肯定了夏龙河的“作家”身份。

他怀着希望等待了三个月,等来了被退回的稿件。

时隔二十多年,夏龙河已经描述不清当时的心情,他只记得收到退稿的那天下午,他把自己锁在屋里,将录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,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,放声大哭。

那些眼泪,至今仍烙在他的记忆里。

填饱肚子再谈理想

既要怀揣理想,也要怀揣馒头,不然如何填饱肚子?

退稿的打击,现实的窘迫,父母的苦口婆心,最终使得夏龙河妥协,他放弃了专业写作的生活,开始四处打工,既在服装厂当过学徒,也在虾场当过会计。

在服装厂当学徒的时候,夏龙河经常向外投稿,或者跟文友交流,却由此遭到厂长的谩骂:“你个土包子,还想当作家当记者啊?不务正业!能干干,不能干滚!”此后,他只得把投稿和跟文友通信的地址写成工友家。

1993年,夏龙河开始做生意,当时他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,他必须在现实的面前承担起家庭的责任。

当时工厂主要是给莱山亚泰地毯公司做加工,每次送货都是坐班车。为了省点路费和时间,夏龙河都是坐到回里就下车,扛上地毯,涉过回里北面一里多宽的大河,再走三四里路,把货交上。冬天最难过,河面结冰,要脱了鞋,趟着刀片一样的冰碴过,上岸后,小北风一吹,腿肚子上的血口子钻心地疼。

吃了苦,但是也赚了钱,夏龙河一家的日子开始好过起来。

不过就像小说一样,美好的生活后面总会跟着糟糕的转折。

1996年,亚泰地毯公司倒闭,夏龙河也随之被波及,不仅十几万的欠款收不回来,而且欠下了乡亲们的工钱,每家都欠一二百。“当时大家就上门来要,院里院外站满了人,说啥话的都有。我们两口子给人家赔笑赔得脸都木了,儿子六岁,吓得直哭。”

比小说更坎坷的经商路

这次失利,让夏龙河长了经验,何不自己直接上外贸公司接单。

1997年,夏龙河自己联系上了外贸公司,打算重整旗鼓。但是做活儿需要毛纱和钢丝布,而当时的他光只有债务没有钱。

夏龙河跑到青岛请熟人吃饭,赊到了价值一万多元的五百斤毛纱,又从烟台一家钢丝布厂赊来三万多元的钢丝布,“因为我一直做得比较大,行业都知道我,敢赊货。”

重整旗鼓的夏龙河正好赶上了好年景,当年年底,就把十多万的债务还清了。

此后一直到2004年,地毯形势很好,夏龙河每年都能出十万平方英尺的地毯。他开始设想———等赚到五百万或一千万,就去美国弄个办事处做地毯批发。

然而,转折再次重演。2008年,世界爆发金融危机。“不光地毯订单没了,欠我十多万的客户也没了。”这是一次更大的打击,夏龙河家里堆满了地毯,银行欠着贷款,而欠款又要不回来。

几乎绝望的夏龙河又发现了个商机———做出口的家居装饰油画,“画出样品,发给美国的画廊看,他们感觉行,就下订单。”2008年冬天,美国有个公司要订六十万张油画,价值六百万人民币,是个大生意。美国人很精明,同时在南方也找了两家工厂。外贸公司的朋友悄悄向他透底,说南方的报价是10元钱,你能做到10元以里就能成。“我找了好多工厂,报到9.8元,客户都要付订金了,南方突然冒出个公司,报出了2.9元的超低价!”后来一了解,才知道问题出在画框上———外观差不多,夏龙河的框子是实木,人家是空心塑料壳,“失去了订单,我不后悔,做生意应该赚钱,可我觉得不应该欺骗客户。”

初心不改三十年

看起来,夏龙河商人的身份离着作家的身份越来越远,但实际上,他从未放弃过当年的梦想。他的床头床尾和书柜里是一期期的《小说选刊》、一本本的中外文学名著,皮箱里是一沓沓写满了文字的稿纸,电脑里储存的是大量笔记和习作。

也正是这种日积月累的积攒,将夏龙河的文学素养磨砺的厚重而坚实。

2009年,夏龙河根据自己的经商经历,写出了第一个长篇小说《美国大订单》,“我找了好多家出版社,选题报了二十多次,但最多走到三审就触礁。我发现有些编辑会到网上找文章,就把《美国大订单》发到了新浪原创文学的商业题材版块,不久,榕树下的编辑麦麦找到我,邀请我发到榕树下。一年后,工人出版社和我签了约。”

2012年,是夏龙河的丰收年,他一共签约《毒咒》、《喋血钢刀》、《美国大订单》、《丛林要塞》、《大清鬼头金》、《远东无人城》、《成吉思汗陵墓传奇》等七本书,讲述莱阳螳螂拳抗击日本黑龙会历史的《喋血钢刀》,由新世界出版社正式出版;用悬疑手法追忆南明永历帝逃到缅甸的凄凉历史的《毒咒》,也由江西高校出版社出版,同时,由于《毒咒》获了2013年1月榕树下第六届原创文学大赛最具潜力作品奖,出版社又让他加写了《毒咒2》。长篇小说《婚姻底线》获榕树下全国原创小说大奖赛都市生活类第一名。

写小说的同时,他还在《新华书目报》开了文学评论专栏《希墨翻书》,并在《青年文学》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小说月刊》等全国一百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小说、散文、时评等计七十余万字。

但夏龙河最爱的依然是写长篇,“想探知痛苦会给人的心灵带来什么样的伤害,了解人们经历危机后命运将如何转折,这些,只有长篇小说才可以做到。”

如今的夏龙河,早已将天命看破,他说:“生意好的那些年,我每年光零花钱就得几十万,可是天天不快乐。金钱是激发人欲望的东西,今天赚一百,明天就想赚一千,人总是处在焦虑的状态。现在,我天天活在文字中,内心充实又快乐。说到底,人要做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事,至于这个事能否赚大钱,倒不必去考虑,毕竟人生不过百年,快乐健康最重要。”

责任编辑:莱阳新闻网

版权声明  新闻爆料热线:0535-6631311

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水母论坛·热图
论坛热帖
 论坛总置顶
关于水母网 | 集团介绍 | 集团邮箱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法 | 版权声明 |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
新闻登载许可声明    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70009    
增值许可证:鲁B2-20050050号     广告经营许可证:鲁工商广字08-1685号     公安部备案号:37060202000120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:12377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侵权假冒举报:0535-1231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631330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“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”举报专区暴恐举报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信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博
烟台日报传媒集团/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.shm.com.cn